继续放纵

在读Goncharov-Shen的文章,和Fock-Goncharov的文章

考虑moduli space of G-local system on a surface, with some variants. A, X, P. 关键词是cluster。为什么呢?既然有这些structure,干嘛不用呢?早点用,爱护着,比想用的时候临时找要好。cluster是patch之间的关系,是有点extrinsic。而更本质的问题是什么呢?是mapping class group action, 是cluster modular group (?这是什么鬼?)是换cluster patch时,碰巧遇到的东西么?

WZW model is a sigma-model with target a Lie group. 你想干嘛?把Riemann surface 扔到这么奇怪的地方去干嘛?

Cartan matrix. Kac-Moody algebra. affine Lie algebra. Vertex algebra, WZW, conformal block。 又看了一遍wiki,SE, MO。

今晚我不属于我自己

最近以来,我一直推掉了我应该做的事情,比如

  1. 审稿,虽然不是什么难的事,但是拖了几周了
  2. 改稿,拖了两个月了
  3. 回别人的信。S老师的,同学的。
  4. 问问题。很多问题我想,应该是不难的,就是我自己一个人闭门造车,所以拖了很久。
  5. 订车票
  6. 准备签证
  7. 读别人的paper。

我一直在做什么呢?在和一个我想不出来的问题死磕。我想这个问题是trivial的。所以我郁闷而沮丧。

于是,我今天要做一个对自己不负责的,对别人负责的人。什么人呢?就是那种,把该做的事做了的人。混日子。别人没法说你什么。你可以心安理得。但是,你内心会愧疚不已。所以我,仅仅用周日来做这样的人。

让我免于内心的拷问吧。

让我抓紧时间吧。

让我迅速的完成一件又一件事吧。

事:就是“事儿很多”的那个事字。

等一切完了,我再回来继续发呆。

预则立,不预则废

"I may say that this is the greatest factor -- the way in which the expedition is equipped --
the way in which every difficulty is foreseen, and precautions taken for meeting or avoiding

  1. Victory awaits him who has everything in order -- luck, people call it. Defeat is certain
  2. him who has neglected to take the necessary precautions in time; this is called bad luck."

这个老师要住我们家楼上
https://people.maths.ox.ac.uk/bridson/
看了一下他的简历。挺牛,还是Clay Math Institute的Head。可惜不是我这个方向的。

Clay一是有7大问题,二是每年会给学术新星clay research fellow。 不过还是离我比较远。

一开始这段话,是我应该用来自勉的。多做准备,是成熟的人的标配。

无谓的与重要的

无谓的,比如申请签证,买机票。我要跳出自己的壳,左右招架。总之,我不得不做的事。

重要的,比如听一个故事,听一个道理。看一场电影,哭一把。总之,我想做的事。

如果你教小孩子,你应该如何教:该做的,还是想做的?

今天最开心的事:哄娃睡觉成功!

这里提供一下recipe:

  1. 做原地奔跑状,使小娃停止嚎啕。嘴里唱着某自编《进行曲》
  2. 改为原地扭身,上下轻晃
  3. 一边晃,一边悄悄走进它卧室
  4. 俯下身,左右摇晃,做秋千状
  5. 左手放下,屁股着床,右手不要停,继续轻晃
  6. 左手腾出来,抓住它的胳膊摇晃。
  7. 右手放下它的上身,抓住另一只胳膊摇晃。
  8. 慢慢从两个手摇晃,变为一个手摇晃。
  9. 察言观色,看它眼睛慢慢沉了,晃动幅度变小。
  10. 慢慢不晃了。它抓住我的手指。它呼吸慢慢变重。抽身。闪人!

我是多么有创造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