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年1月

2020-01-31 日记

一月份过完了。过完了?过完了!

下周一要给报告,奶奶的,不想写。你到底还想不想干了?不过,你就是不是那种牛逼的人,怎么办?还是回家写自己的自怨自艾文好了。

一辈子满足不了的好奇心,是多么大的负担。

今天讲课没带粉笔,还讲错了几个地方,讲模糊了几个地方。我不喜欢这样。我要练习。

小宝还在哭。小宝咳嗽流鼻涕,不过没有发烧(似乎)。哭闹不止。

我有点不想干了…… 准备去当个教书匠得了。或者赚钱去。

不要变老

我担心自己不打字就无法思考,而且非得在网上打字,想被看到又不好意思被人看到。

思维变慢,反应迟钝,不再准确?不能长久集中注意力工作?一定不要!

要训练自己。


第二遍读唐诺。讲财富和权势的对比。权势好比百万大钞,不好找零,不好在日常生活中实用。财富就更日常。财富让你很方便的得到一些事。

这让我想起来另一个元素,朋友。朋友如果说是拿来用的,就太功利。但是,有朋友,比如微信上的朋友,如果是比较熟的,可以一下就问。

朋友是财富。可以方便使用。不过,更有用的是,可以交流。所以朋友是无价的。

财富有什么不好?人怎么赚钱?不是通过给别人提供所需要的服务来换取报酬吗?(工薪族,而非炒股族,或者金融族)而且,即使是放债,融资,做事,不也是一人愿打一人愿挨么?

晚霞

从我家二楼卧室的窗户,能看到远方的积云,晚霞。我想起住在芝加哥的时候,家里厨房后门的阳台上,也能看到美丽的晚霞。

从居住的位置来讲,芝加哥我们住在黑人区边上,晚上并不敢一人去3个路口以外的地方;湾区我们的住在铁道边上,每10分钟有2,3辆地铁在300米的前方呼啸而过。但是,我们面对的天空,大海,都是很美的。所以有时候我们出去散心,我们就去看海,或者去看山。

没有关系,你的心在哪里,你的人就在那里。

我想把互联网比作天空和大海,比作星星月亮和太阳,是每个人都能看到,都看得到一样的东西。一本放在互联网上的文章,可以瞬时被全球的所有人看到,想想看,多么伟大。

说是晚霞,其实不过是乌云的边缘,有些丝状的感觉,好像是棉布脱了线。在Texas开车的日子,和去黄石自驾游时,我学会了辨认云,能看得到远处的云落下,那就是局部阵雨了。

晚霞再往下,就是波浪形的小山丘了。远处高高的小山丘,不是有一辆车爬上坡,大灯射到我的窗上,又缓缓下去。

望着窗外发呆其实也挺好。不过不能时间太长。不知道窗外路边是否有人会往楼上看,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,不知道发呆想着什么。

读完了唐诺的新书

有几点随感:

  • 他开始抨击人和事了。当然不是老好人
  • 他关注台湾的前途
  • 资本主义,自由主义不是万能良药
  • 困难幽暗的,认真的写作是必要的

这是唐诺对当今社会的看法。对书写工作的看法。

我被一句话打动了:你想要追求好的写作,还是好的生活。

本命年,第三轮

过去的12年,2007-2019,我都是在美国度过的,过了我生命中的1/3. 一直在挣扎,还没有安稳。安稳这个词已经变成了贬义词了,是不思进取,是“老婆孩子房子车子大于理想”的缩写。是吗?安稳也可以是,进入轨道,不再一会儿左转90度,一会儿右转90度。不管怎么说,都是要振作起来,开始考虑问题,不要害怕。

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,简称武汉病毒,我只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,其中维基百科的算是最为“权威”。但是,当我看到中文的“冠状病毒”的页面时,我却发现什么都没有,和英语法语的相比,差远了。看来,我们的志愿者还是不够多啊。或者说,我们的翻墙人还不够多。

另外,还看了一些生物方面的文章。或者更准确的说,文章并没有看懂,只是看了看其中的图片,觉得很神奇很强大。这些艺术示意图怎么这么漂亮。科学家怎么测量出来这些东西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