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去的12年,2007-2019,我都是在美国度过的,过了我生命中的1/3. 一直在挣扎,还没有安稳。安稳这个词已经变成了贬义词了,是不思进取,是“老婆孩子房子车子大于理想”的缩写。是吗?安稳也可以是,进入轨道,不再一会儿左转90度,一会儿右转90度。不管怎么说,都是要振作起来,开始考虑问题,不要害怕。

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,简称武汉病毒,我只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,其中维基百科的算是最为“权威”。但是,当我看到中文的“冠状病毒”的页面时,我却发现什么都没有,和英语法语的相比,差远了。看来,我们的志愿者还是不够多啊。或者说,我们的翻墙人还不够多。

另外,还看了一些生物方面的文章。或者更准确的说,文章并没有看懂,只是看了看其中的图片,觉得很神奇很强大。这些艺术示意图怎么这么漂亮。科学家怎么测量出来这些东西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