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霞

从我家二楼卧室的窗户,能看到远方的积云,晚霞。我想起住在芝加哥的时候,家里厨房后门的阳台上,也能看到美丽的晚霞。

从居住的位置来讲,芝加哥我们住在黑人区边上,晚上并不敢一人去3个路口以外的地方;湾区我们的住在铁道边上,每10分钟有2,3辆地铁在300米的前方呼啸而过。但是,我们面对的天空,大海,都是很美的。所以有时候我们出去散心,我们就去看海,或者去看山。

没有关系,你的心在哪里,你的人就在那里。

我想把互联网比作天空和大海,比作星星月亮和太阳,是每个人都能看到,都看得到一样的东西。一本放在互联网上的文章,可以瞬时被全球的所有人看到,想想看,多么伟大。

说是晚霞,其实不过是乌云的边缘,有些丝状的感觉,好像是棉布脱了线。在Texas开车的日子,和去黄石自驾游时,我学会了辨认云,能看得到远处的云落下,那就是局部阵雨了。

晚霞再往下,就是波浪形的小山丘了。远处高高的小山丘,不是有一辆车爬上坡,大灯射到我的窗上,又缓缓下去。

望着窗外发呆其实也挺好。不过不能时间太长。不知道窗外路边是否有人会往楼上看,看见一个胡子拉碴的中年男,不知道发呆想着什么。

读完了唐诺的新书

有几点随感:

  • 他开始抨击人和事了。当然不是老好人
  • 他关注台湾的前途
  • 资本主义,自由主义不是万能良药
  • 困难幽暗的,认真的写作是必要的

这是唐诺对当今社会的看法。对书写工作的看法。

我被一句话打动了:你想要追求好的写作,还是好的生活。

本命年,第三轮

过去的12年,2007-2019,我都是在美国度过的,过了我生命中的1/3. 一直在挣扎,还没有安稳。安稳这个词已经变成了贬义词了,是不思进取,是“老婆孩子房子车子大于理想”的缩写。是吗?安稳也可以是,进入轨道,不再一会儿左转90度,一会儿右转90度。不管怎么说,都是要振作起来,开始考虑问题,不要害怕。

关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,简称武汉病毒,我只在网上查了一些资料,其中维基百科的算是最为“权威”。但是,当我看到中文的“冠状病毒”的页面时,我却发现什么都没有,和英语法语的相比,差远了。看来,我们的志愿者还是不够多啊。或者说,我们的翻墙人还不够多。

另外,还看了一些生物方面的文章。或者更准确的说,文章并没有看懂,只是看了看其中的图片,觉得很神奇很强大。这些艺术示意图怎么这么漂亮。科学家怎么测量出来这些东西的?

生病(2)

昨天下午一直在床上,头疼,迷迷糊糊,做着非常无聊的兜圈子似的噩梦。我希望这不是反映我最近数学的情况,兜圈子,无聊。
晚上睡在客厅的沙发床上,不知道为何,背痛得难受。网上有人说,是白细胞增多,红细胞比例下降,血液含氧量不足,所以产生乳酸循环。(我不懂的是,红细胞比例下降,但是浓度应该不变啊,为什么会含氧量不足?)

不过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,的确感觉病好了不少,浑身都轻松了。觉得自己可以准备好,大干一场了。对,大干一场,不要管那么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