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病

这一周多灾多难。小宝周三早上一起来就开始吐,我们紧张了半天,给医生发信息,随时准备去医院。还好,到了晚上她恢复过来了。周四在家休息了一天。周五的时候,晨一也开始病了,不消化,呕吐。今天周六,我也感觉浑身无力,腰酸背痛。

生病是身体说:停下来,休息休息。可是,真的能停下来吗?

被激励和被感动

在准备上课的过程中,我看了Givental的网页,Hiro Tanaka的网页,感觉真的很不错。他们不仅仅在这里列举自己的研究成果,为了宣传自己(Givental也不需要宣传)。他们是在实实在在的无私的在帮助数学圈子。他们幽默,开放。

或者你看陶哲轩,他的blog就是他的讲课讲义,写的非常好。

必要的和可选的

对我来说,什么是生活必需品?有一些现成的词语可以用,而且已经被反复拿来当作答案,从而其正确性早已不被质疑:比如养家糊口,生活温饱(小康),子女的教育,父母的健康。这当然都是必须的。

在我们达到生活的及格线之前,是否我们没有权利去要求所谓的奢侈品?比如读书,聊天,看电影,比如胡思乱想,做白日梦?

A:“别扯些有的没的,你想说啥?”

B:“我还没备课,没写论文,没做研究。我签了一屁股债。但我只想读唐诺,找人聊天。”

A:“你知道你的妈妈和老婆为了让你有时间做研究,把所有家务都包了,很累,没有个人时间。而你却在这里浪费时间读唐诺,写日记?谈什么理想现实,必需品奢侈品?你醒醒吧!”

B: 可是我的强项就是胡思乱想和做梦啊?为什么有的梦是被鼓励的,有的梦就是被禁止的?

A: 这个……你长大就明白了(你现在36岁,还太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