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小时之外

8小时之外是“打喷嚏”的座右铭。研究者没有8小时之外,总是时刻在线。

做一点小事吧。比如什么呢?比如翻译一些新闻。翻译总是不大有意思,还是写笔记比较好,比如弄成管锥编,或者无梦楼,到时候还能算是笔记。

政治,历史,地理,文学,阅读微信上的“新京报书评”也是有意思的事。

其实写书评最忌讳有一说一,死扣文本。读课本谁不会,有意思的联想才是有意思的。

今天讲完报告,有些松懈了。还是不想干该干的事。还是写一点吧。

研究做得太垃圾,教课教的太烂

是这样吗?

我是否每天在违心的给自己打气?给自己出一道题,一道简单的题,欺骗自己和学生?

如何是好?

目前也就是靠一点点交流过活,和LYX,和WL,和Vivek的一点点。没了。太惨了,不应该。

孤独和怀疑孤独。

面对没有意义,还是要保持一颗赤子心。

一个不讲理的,玩沙子的孩子。

什么叫做媒体

文字,播音,视频。

看理想做新媒体,请牛人来讲课。

也应该在国外的时候,面向更广,进行思想交流。

昨天看了一个文章,陈季冰写的,批评媒体过于娱乐化。那当然,因为大家爱看。国内应该也还有严肃半通俗读物。虽说,严肃的东西,出书就好了,但是还是应该有平台让文章能够及时跟大家见面。

虽然从技术上来说,出版人人都可以做。但是出版社好像是大V转发,说:来看这篇。

2020-02-16 消磨时间

不可花太多时间在武汉疫情上,在陪小宝上。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是把工作做出来。别的都再说吧。

当然不能如此自私,但是要说话,要交流。要抵抗删帖。很多事情,该做,没时间做,就放到那儿吧。没关系的。